新的人生,由此刻开始

深夜三时半,子安终於累透,睡倒在沙发上。

没关上的电视机正播放着粤语长片

我命令牧羊犬班比关掉电视,並从卧房拖出棉被,盖在子安身上,免他着凉。

完成任务後,班比走到我跟前,摇摇尾巴。

人们说狗有灵性,我现在才相信。

我轻轻拍牠的头以示赞许,蹲下身跟牠说:「班比,谢谢你!你知道吗,我很後悔从前不对你好一点。」

牠仰仰头,轻声哀号。

我紧抱班比,补偿过去的冷漠。

既然决定与子安共同渡过一辈子,我应当接受他的一切所有、优点、缺点,包括他的爱犬班比。

没有爱屋及乌,证明我爱得自私。

子安却事事包容我、谅解我,甚至支持我发展事业。即使经常出外公干,不在他身边,也从不抱怨。

他留给我的天空,广阔无边,足以展翅傲翔。

此刻,我祇求时光倒流,回到从前。

往事忽尔化成碎片,在脑海乱窜浮现。

都说灵魂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原来是真的。

与子安初次见面的情景、子安说话时丰富的肢体语言、那双不停冒汗的大手掌、深邃的双眼、粗壮的臂膀、温暖的胸膛、为我而怦然的心跳、深情的亲吻、千言万语的眼神……啊,子安啊子安,可知我也有无限衷情?

千言万语,如今祇有班比能懂。

我拥得班比更紧,两行泪不由自主滑下。

为甚麽,总要在无法追回的时候才懂得珍惜?为甚麽,美好的光阴总是短暂?为甚麽,子安无法听到我的心底话?为甚麽要为事业四处奔走?为甚麽当天我要改乘另一班机?

如果不是改了班机,我和子安在机场一別不会成为永诀。

当飞机冲入雨云,乱流突袭,飞机摇晃不定,失去平衡;我抓紧椅柄,闭上双眼,心裡祇想着子安,希望奇蹟发生。

但当我再张开眼睛时,已身在家中。

我不是傻瓜,我知道不幸的事发生了。

没想到死後仍带给子安一堆麻烦事。

眼睁睁看着他为我的葬礼四出奔走,原本瘦削的他加添几分憔悴。

从前,我应该尽妻子的责任,照顾他的起居饮食,让他健健康康。

娶我为妻,可能是他一辈子最大的不幸。

凝望沉睡的他,多麽渴望再一次用指尖触摸他高挺的鼻梁、渴望被他强而有力的双臂环抱着、渴望呼吸他的气息、从他温柔的吻体味着被爱的滋味、渴望再次合而为一、分享彼此的体温。

灵气十足的班比看透我的心,咬着我的衣袖,着我触碰子安。

我用力把手抽回,拨弄班比身上长长的毛。「班比,没用的,人类的感应磁场和狗的不同,子安感应不到我的存在。以後,你要帮我好好照顾子安。」

班比点点头。

如果上天赐予重生的机会,我一定加倍爱护班比,岂止爱屋及乌,绝对是爱乌同屋。

「是时候离开了!」两位守护天使不知何时已站在我身後。

我恋恋不舍,再望子安一眼。「能够在离开前来看看你们,我很满足。」

两位天使分別搭着我的左右肩,祇觉身轻如燕。

顷刻,已穿过万里浮云,来到人间所说的天堂。

「这裡不是天堂!」天使笑道。「人间把天堂绘影绘声形像化,实际是另一回事。」

我不解。

「就像你看我们,你所看到的,祇是你想像中的天使;实际上我们没形没体。」天使解释。

「你的意思是,我的天堂是由我想像出来?」我问。

天使皱皱眉头:「也可以这样说。」

我闭上双眼,幻想我心中的天堂……我的天堂……。

我祇觉脑中一片空白,不一会,又想起子安。

若将天堂和子安两者让我选择,我一定选後者。

忽尔一道强光刺目,头痛欲裂,天旋地转。

糟了,难道我要下地狱?

想到地狱,登时眼前一黑。

黑暗中,飘来一阵熟悉的古龙水气味。

「懒猪,快起来了!」

是子安,祇有他才会唤我「懒猪」。

但……怎麽可能?

我试图睁开眼,去寻求答案,眼皮却沉重得无法动弹。

挣扎换来一阵剧痛,我失去了仅有的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我渐渐恢復知觉。我感到手心黏黏的。

「对不起,又把你的手弄湿。」

是子安,我绝对肯定。

为怕再度陷入迷昏,这次我不挣扎,静静享受与子安的片刻温存。

子安把手帕隔在我和他的掌心,温暖的气息,仍透过手帕传到心坎中。一股暖流贯彻全身,舒服得发出会心微笑。

「懒猪,快起来,你睡了很久了!」

他在我耳边轻唤,吹得我好痒,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一笑连自己也吓了一跳。我连忙睁开眼睛。

子安一脸错愕,瞪着我。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用尽全力,捉紧他的手。

感觉是真实的,我惊喜交集。

「你终於醒过来。」子安如释重负。

他轻抚我的脸,眼神充满怜惜。

「我好想你!」我傻呼呼的说。

子安听到我的话,呆了一呆,然後咧嘴而笑,也对我说:「我也很想你!」

他俯身吻我的前额。

「你知道吗,当航空公司打电话到公司,说你在飞机上昏迷,吓坏我了!」

是吗?我祇是昏迷吗?我不是死了吗?

这南柯一梦倒逼真得很。

我偷偷捏一捏大腿,痛入心扉,证明我不是造梦。

把握上天给予的机会,我要将心底话尽诉。「子安,对不起!」

子安被我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得莫名其妙。「傻猪,干嘛跟我道歉!」

「刚刚飞机遇上气流,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子安沉默下来,凝视着我,一脸狐疑。

「怎麽了?」我紧张地问。

他摇摇头,笑笑说:「你真的是我老婆吗?我老婆从不跟我打情骂俏的。」

「现在开始会不会太晚?」

「医生说得对,怀孕真的会改变一个人的个性。」

「你说甚麽?」我丈八金刚。

子安握着我的手。「蔡太太,你经已怀了两个多月身孕,难道你一点也不察觉?」

我哑口无言。

「天晓得我怎麽会爱上你这个冒失鬼!」他拍拍额头,作昏倒状。

我怀孕了?我们不是订下三年计划的吗?现在才一年多……

子安见我不语,忧心忡忡。「你还没有心理准备,是不是?」

「是突然了一点!」

他紧张兮兮,一时语塞。

我知他担心甚麽,伸手按着他手背。「我知道你会是一个好父亲。」

听罢,他笑了。那份喜悦的光采,前所未有。

我也被他的兴奋所感染。

原来真心爱一个人,会为着他的快乐而快乐。

但愿一辈子能分享他的一切所有,海枯石烂,矢志不移。

子安凑近我,问:「在想甚麽?」

「我想回家,想回去抱抱班比。」

真的好想给可爱的班比一个熊抱。

子安捧起我的脸,仔细地看:「你怎麽一下子变了那麽多?」

「你不喜欢?」

「不,祇是有点不适应。」

「不适应也没法子了,谁叫你娶了我!」我推他。「我真的很想回家。你去问医生,我甚麽时候才能出院?」

他点点头,转身出去。

望着无名指上的白金指环,望着即将会隆隆突起的肚子,内心却异常的宁谧。

感谢上苍给予我新生命。新的人生,由此刻开始。

分类:心情美文 | 人气: | 时间:2015-11-18 18:14:03 | 发布:美文
本文地址:http://www.666n.com/xinqingmeiwen/1144.html
本文标题:新的人生,由此刻开始

最新美文 热门美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666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文摘抄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