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我的随风迁徙的自由(五)

  我开始一整天坐在阁楼的屋顶上发呆充愣,开始真正躲避你的视线。面对你噙满泪水的双眼,我不做任何解释和安慰。在你赌气不来见我的那些日子里,我竟然丝毫没有感觉到你的不存在。

  我不敢跟你说。

  所有的一切都在流失。我知道,你还不曾知道我们已经断裂的伤痕有多大。

  我们曾经有过太多美好的回忆。你手挽手携着我,在蔚蓝的大海边,拾掇生命里每一根纤脆枝丫,细细编织我们爱情的巢穴,在下一个季风来临之前,要与我一起守望潮汛的飘摇与变迁。爱情是那样温馨和充满思念的甜蜜。我们曾经要长相厮守,要相偎相依,要一起呵护漫漫人生情路上的种种悱恻缠绵。而如今,我被自己丢弃在偏执的悬崖边,醉心于生命远走高飞的躁动和悲壮;看着潮汐来袭,依然满心欢喜……

  我不敢跟你说。

  现在我们每次见完面你都要哭着离开。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就像漏沙的沙漏一样安静,我在等着沙子漏完后重新翻一个个。

  时代总是在前进,只是时缓时快,我要怎样才不落伍?当社会需要我时我就奉献一切,当不需要我时我就离去。我是否应该或者为何要有这样的胸襟?

  什么又是快乐?奢侈和纵欲是别人的快乐,优雅和精致是你的快乐。那我呢?世间还有许多真切的苦难和不幸远比我的感伤要大得多,我是否太自私太不知好歹?拥有你我还不知足吗?

  ——

  而我还有必要去提这些陈年古旧的话题吗?什么是守望?什么是纯粹?什么又是生命无悔?

  不流于世俗的生活又是什么?我的随风迁徙的自由不也是一种逃避?

  人类不过如此,但我们总该做点什么。

  每个年代,思考社会的人并不见得伟大,感叹时光无情人生无常的人也不见得清醒,而让穷人富足、摆脱贫困的人和勤实兢业、持正守成的守业者才最值得尊敬。

  其实我早知道这些道理,可我为什么就是放不开?

  而这些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

  那一年,我们扭怩牵着彼此的手,坐在这座城市的檐口下,聆听空中风之精灵的喃喃细语,晚归的云鸢盘旋长啸高飞远去,校园广播里穿过晚霜暮野、征程未归的风笛声,一遍一遍,让人泪流满面。爱,那样刻骨铭心而又哀伤莫名。

  情到深处,恍惚迷离。为着这份已经无法收回的情缘,你还在竭力奔波和苦苦守候。

  我知道,你早已知道拥抱我时产生的抵触。你从身后搂住我脖子贴着耳根轻声和我说我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时,我心里碎得犹如碾过的玻璃瓶一样,那里面也有你同样破碎的心。

  那些快乐的日子呀!

  我的床头还夹着你的那张相片。照片上你靠着青石码头岸边的蓝花楹树旁,身后的花和海蓝一片。你抿着笑的嘴还未收住,抬起的手落在相片的正中间。风吹过飘起你额前的短发。

  那些快乐的日子呀。

  你说早在以前我就说过我们会分手,还要在冷清的街道上走一阵;我突然想起你微张微翕的小鼻孔和浅浅翘动的小嘴角。

  ——我的衣襟还有你呢喃梦里泪水淌湿的渍迹。

  那些快乐的日子呀!

  可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

  常回忆过去的人,是因为他(她)们现在过得不幸福。

  你又哭着走了。

  夏日傍晚的阁楼屋顶上,山峦环绕中的城市安祥而实在。

  你抬头遥望远方。

  我看见你眼中幽远的忧愁和不知所措的悲伤。

  我真想搂住你痛快地哭一场。

  晚风带着清凉的气息,吹拂黄昏夕阳余辉中我们的剪影。

  那一刻,我真想永远留住!

  校外有片小树林,树林里有个小公园。我们常去坐坐,看低垂的竹藤秋千散发朦朦落落的清冷,象皮石凳沿单色甬路稀疏散布着,青翠的茵草地延伸到铁栏栅外的远处去,偶尔还有一两对老人慢慢从林那边走到林那边。我们静静地坐着,各自想着心事。青绿的苔藓爬上树干。薄雾渐渐升起来。阳光从斑驳的树叶中绕着薄雾透进来。微微刺眼的光芒在枝梢间来回奔走跳动。从树梢上的天空到遥远的荒城,我早已知道旅程的疲惫——所有这一切都只是过程。流传的和不流传的,正确的和不正确的,消失的和依然存在的。社会不过如此演绎轮回,人类久远的未来何必要我们去悲哀。总会有一天,我们都不再彷徨,人人都幸福平和,这个世界也不再需要文明,人类所有的文字都只是用来印记曾经的和将要到来的辉煌,以及留给下一个智慧物种的惊诧与探索。

  于是在铺满绿茵的林荫道上,我要远行,你去送别,说:“那个年代还遥远。”我挥挥手,还是告别泪眼汪汪的你……

  当我辗转从梦中醒过来,走的不是我,而是你。你要到遥远的京城去继续深造音乐。你说这是学校极力推荐的,你是幸运五个人中的一个。而对我来说,我只是想不通那些已经悲切欲绝的曲调若再去深造,真不知你要怎样才能表达其哀伤。

  ……

  你看着我,我还能说什么呢!

  也许是到了离别的时候了。

  也许,接近一种伤痛,只是为了远离另一种伤痛。

  走的那一天,我送你到火车站,陪你静静地坐着,直到进站检票的播音骤然响起……自动验票机的鸣嘀声此伏彼起,别离的伤感开始在大厅里蔓延。我站在隔离栏外,看着你和人群接踵趋进,渐次鱼贯而过。检票入口上方殷红电子钟的闪烁翻动,也算是对此刻此景一种别致的记录吧,我想。

  突然,你停下脚步,放正行李箱,扭头一直走到我面前,猛地紧紧抓住我搭在扶杆上的手,泪水夺眶而出。我心里如潮翻腾着;我在极力控制我自己。我知道一切的曾经真实的美丽,都将随着人流在这幽长的单向通道中一去而再不复返。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活得这么累,又要这样深深地伤害你。流浪是孤独的;流浪是痛苦的;流浪更是迷茫的。但那有什么意义呢!相对于你,它又能多多少意义呢!

  ——来不及了,已经来不及了。说说话吧,最后说说话,看看你。于是我说:“到那儿常写信回来。”又加上一句:“有更好的就好好珍惜。”然后看着你在人群中渐渐远去了……

  以后,我们飞邮往来。你在诉说刚离开我、离开寄托多年的感情的深深悲伤和浓浓思念。我故作轻松,只是在写到送你走的那个晚上,我喝醉了在夜灯游离的大街上紧紧抱住一块嵌着明星海报的广告柱一直到天亮时,想起你不禁莞尔微嗔的笑脸,我就定格那么几分钟。我还写道,那条通往学校后门两边垒着红砖高墙的小巷,每天上午我睡眼蒙眬从那儿经过,火红木棉斜枝跨墙后的小楼里传出的优雅却陌生的钢琴声,常让我驻立发呆半小时,然后又转头回去睡觉了。

  有时我也想,就这样延续着也挺好的。我甚至还幻想,哪天我死眉横眼地走着,会有你又突然从街边的角落里蹦出来,面目全非着要劫财劫色……但是渐渐的,你的来信还是越来越少了,以至到最后一两个月也不会来一封。而我每天的时间,除了睡觉,就是用于定格。

  春意越来越浓。那片树林我还常去。那片树林依然静悄悄,那一两对老人也依然还在踏着隔年的落叶踱步。我也还在坐着,静静地想着心事。有时我想,即使那天在火车站尽情宣泄我的感情,也许你的来信也依然会这样迷茫和渐渐冷淡。

  不再有什么期待了。我想等到哪一天不再有牵挂,我就离去。

  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信了。我想我也该做些自己的事情了。

  拐个弯,转过盐砺风蚀的屋角,抬头眼里满满的蔚蓝。

  就从这里,开始旅程吧。

  风中依然还有你的气息。

  我在最后一封未给你寄去的邮件上这样写道:

  大海,以前牵绊我的是渐行渐停的记忆,是走不出心界的慈祥与亲昵。如今,它又增添了一份情感,一道铭记——那是爱情。那是你。

  2007.07

  (完)

分类:伤感美文 | 人气: | 时间:2021-03-30 21:42:18 | 发布:美文
本文地址:http://www.666n.com/shangganmeiwen/6811.html
本文标题:大海;我的随风迁徙的自由(五)

最新美文 热门美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666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文摘抄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