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的魅影

      明海汐今年十八岁,是个乡下姑娘。虽说是乡下,但却没有一丝乡下的俗气,有的只是乡下的淳朴,和一个十八岁女孩该拥有的气质。因为家里贫穷,所以她给人的印象是紧锁的眉心,而且她从没有好好打扮自己,不然怎么说也算是校花一朵。
  令哲今年也十八岁,他是个城市的贵公子,只不过父母早亡,由姑母姑父抚养。令哲很懂事,虽说家境富裕,和他交往的人却很少知道他家有钱,令哲很有修养和素质,说话谈吐之间自有一段贵族的气质,五官精致,是个帅气的男孩。由于父母早亡的关系,令哲总是显得比其他同龄人稍成熟一些,和他说话,就会不由自主的被他吸引,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春风吹开了百花的欣喜。
  令哲有个堂弟,佳哲。佳哲为人办事方面就比哥哥差远了,做事不懂脑子,是个出了名的浪荡公子,尽管十七岁的人了,却跟十二三岁的小孩子一样,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脾气。
  海汐和令哲相遇,是在大一开学的那天。海汐一个人大包小包的去报到。海汐认真的看着人名单,在自己的班级里她是第一个,海汐不由自主的向下看高令哲,真是个好名字,海汐不由自主的想。再往下是林如雪最后一个是高佳哲。海汐报到的时候,令哲恰巧在旁边刚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去玩。令哲望着海汐的面容和着装,出声说道:“你就是海汐啊。”海汐嗯了一声伴随着一个甜甜的微笑。令哲很有眼力劲,看见海汐这么多包,主动提出去帮忙。这是海汐第一次出远门,她娘反复对她说,城里人不可靠,比那山坳子里的狐狸还要狡猾,凡事小心点,不要被骗了,海汐第一次收到陌生人的照顾,心里暖暖的。海汐脸微微泛红,没有说话,表示同意。令哲帮她拿起大包小包,在海汐后面跟着。不知情的人一定会以为那是一对情侣,郎才女貌。到了女生宿舍门口,令哲摆摆手说,海汐,我不能进去了,你自己进去吧。海汐微笑着说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令哲眉毛有些挑动,很好看的样子,弄得海汐脸又红了。令哲说我叫高令哲,以后我们就是同班同学了,有什么事情你跟我说我会尽量帮助你的。海汐的心里就好像有个小鹿在横冲乱撞,他们互相很有默契的对视了几秒,说不清的感觉,谁也没有说话......或许朦胧就是青春的标志吧。
  海汐的宿舍里有一个就是班级第三名的林如雪。为人和善,坦诚,对自己的金钱地位从不避讳,也不宣扬。宿舍里的女孩都很羡慕如雪,又漂亮又有钱。除了明海汐。
  海汐经常见到令哲,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命运的必然。他们每次相见都是微笑示意,谁也没有主动提出当个好朋友之类的话,海汐心里想或许他只是自己的一个过客而已,而自己对于令哲也是他的一个过客而已。海汐心里有点酸酸的,但是,幸福对于海汐来说太陌生,陌生的也许海汐就不知道什么是幸福。
  一个月后,校园文化祭的日子快到了,每个班级都必须出自己的节目。高佳哲首先站起来,主动要求自己当导演,演一部戏剧,《王子复仇记》。震慑于佳哲的背景和脾气,没有人反对。佳哲找来找去,就差一个女角色,但是没有女生愿意演。因为佳哲为人暴戾乖张,没有人愿意和他做朋友,除了林如雪和高令哲。令哲找到海汐,请求海汐出演,海汐本来不想去,但是看在令哲第一次请求自己,而且自己还欠人家的人情,于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拍戏的日子里,海汐从别人口中无意得知如雪和令哲是青梅竹马,自幼一起长大,而且双方家长都是指腹为婚过的。海汐干笑了一声,心里默想,果然有些差距我是追不上的。海汐在这场恋爱的战场里选择里一开始就主动退出了,她想,令哲和如雪在一起会很幸福,自己不应该去干扰他们的生活,也许,两颗流星本来就不该相遇,相遇了,也请你快点互相远离,执意的在一起,只会使他不幸福,只会使他受伤。
  拍戏的日子里,令哲经常主动和海汐说话,海汐不善言谈,性格内向,却也被令哲的热情逐渐感染,精神也好多了,逐渐变得外向起来。这一切如雪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文化祭那天的演出很成功,佳哲提出请大家吃一顿,佳哲喝了很多酒,醉了。令哲扶起佳哲,如雪跑在令哲前面说,哥,我和海汐还没玩够,你们先回去,我带海汐姐姐去玩,海汐姐姐还没玩过夜里的城市的吧。海汐点点头,令哲看起来很开心,同意了。如雪挽起海汐的手臂,拉着海汐去了一个没有人的小巷子。如雪温柔的对海汐说,海汐小姐,你喜欢令哲吗。海汐想了想,想说“有点喜欢吧”。其实海汐很喜欢令哲,但她不敢相信自己会喜欢上一个男孩,于是才想说有点喜欢。但她一想起如雪和令哲青梅竹马,指腹为婚,于是说出来的话变成了硬生生的“不喜欢”如雪缓缓的说,很好,你明白的吧,我和令哲少爷的关系,虽然他不是嫡长子,但是只要我喜欢,我爸说只要我嫁给高家的2个少爷中的一个就行。所以,你不要来干扰我和我爸的好事,令哲跟着你不会幸福的,而且如果令哲跟了你,他一分财产也拿不到,财产权是佳哲的。所以,你如果有一点非分之想,就请你自己打断了,不要惹祸上身。海汐没有说话。如雪继续进行心理攻击,明天你跟令哲说分手,朋友也不要做,我看出来令哲有点喜欢你,为了不让我18年的等待变成梦的泡沫,所以你一定要和他划清界限,说着,如雪从口袋里拿出100万的支票在海汐面前晃了晃。说,我知道你家境不容易,你可以不考虑你,但你也要为你父母着想啊。海西很明白,这样之后他们就真的是陌路之人,而且令哲会恨自己一辈子。海汐用力低着头,拿走了那100万元的支票,如雪讽刺般的笑了一声,望着海汐远去的背影喊道,海汐姐姐,只要你办到,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看见海汐走了,如雪如同魔女般的笑起来,令哲,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哈哈哈哈......
  海汐一边走出小巷一边自我安慰道,令哲不是喜欢我,只是他对女生都这样,他太爱帮助人了,他人太好了。是我自作多情,竟然觉得令哲喜欢我。我是什么,令哲会真的喜欢我吗,海汐仰起头看着昏暗的天空,娘,也许你说的是对的,城市里的人都很会伪装,比那山坳子的狐狸还会伪装。令哲对女生都好,我很普通,我只是他的一个过客,令哲和如雪是青梅竹马门当户对,我不应该耽误了令哲的前程。海汐一边想着一边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在凄凉的街头上。
  走到一个空无一人的街头上,海汐突然觉得自己好累,海汐蹲下来,无数得眼泪在眼睛里涌现出来,海汐埋头大哭。怎么搞的,不都是说了吗,我要退出,怎么我还这么伤心啊。海汐终于忍不住了,在夜晚的街头大哭起来。“小姐,不要哭了,好吗”,一只白皙的手拿着一张纸巾在海汐面前,海汐顺着手臂望去,是一张熟悉的脸,高令哲。高令哲将外衣脱下来,盖在海汐身上,温柔的说道,怎么搞的,这么晚都不回家,自己一个在大街上哭。海汐没有将大衣扔掉,她感到暖暖的。令哲坐在海汐旁边,温柔的说,海汐,你不是跟如雪在一块吗,怎么自己在一起啊。海汐说,我自己过来的。继而是沉默。凄凉的街头下,昏暗的灯光晃动,令哲对海汐说,反正你也不睡觉,我带你去玩好不好,凌晨6.00之前再回去。海汐点了点头,眼睛里有些晶莹的东西在闪光。令哲拉着海汐的手,去了超市买了一大堆吃的,又给海汐买了穿的用的。海汐很开心,海汐想也许这是我们的最后一夜了,再见了,令哲,我只是一个梦而已。海汐玩的很高兴。看着海汐的样子,令哲的心里松了口气,在这个世界上,现在有什么能比自己所爱的人更重要呢。
  最后他们走到了一个公园里,清凉的水上公园,喷涌着彩色的泉水。海汐坐在水池旁边,长长的头发延伸至水里,随水流飘动。海汐,永远不要忘了今天晚上哦,这是一个美好的回忆呢,令哲说着,嗓音富有磁性和魅力。海汐高兴的点点头,令哲坐在海汐旁边,将海汐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温柔的说,我喜欢你,你知道吗?海汐没有回答。令哲继续说下去,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你了。我喜欢你的气质和修养,你和那些烟尘女子不同,你有自己的想法,我们都一样,被这个世界所抛弃,却硬拼着跑了回来,于是我从那时起就非常关注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当我明白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已经爱上你了。所以,海汐,请你嫁给我好吗。海汐不知所措,心里乱的很,理智提醒他不要接受,可是内心却不断地怂恿她去吧,去吧。海汐心里很恨自己,明明早就想好了,怎么应付这种突发状况,怎么自己现在什么也用不出来,说不出来了。令哲抱住海汐,海汐脸红的厉害,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令哲轻轻的吻了下海汐的耳朵,说如果不知道怎么办,那就什么也不要做,你已经爱上我了,我的海汐。海汐费了半天劲从嘴里挤出个字,却是嗯。也许青春就是在和青春的少男少女捉迷藏。令哲紧紧握住海汐的手,在海汐旁边俯耳说道,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相信你,我相信你不会做任何伤害我的事情,除了你,我真的没有什么至亲了。海汐忧伤的说,我也相信你,所以,无论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当真,即使我说不喜欢你......,海汐无法再说下去了。海汐突然觉得自己刚刚和如雪做了一笔很肮脏的交易,突然觉得自己很脏,很傻,被如雪的话给蒙骗了。喷泉离得水喷到最高,灯光显得格外耀眼,令哲轻轻的吻着海汐。......
  海汐回到宿舍,如雪刚刚起床,如雪看到海汐带着那么多吃的用的穿的,心里很是高兴。心里算计着,俗话说,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这次你海汐不得不帮我了吧。早饭过后,海汐将那100万元的支票还给如雪,说,我不希望受任何人的摆布,100玩对于我家是很多,但终究只是偶然获得的,我会自己去赚钱养家,我不希求你给我100万元,如雪,你喊我一声姐姐,我好心说你一句,以后不要那么多心眼,让别人知道了不好。说完,海汐关上门走了。留下茫然的如雪,许久,如雪反应过来,哼,你的意思是要抢走我的令哲了,令哲这么好的男人,我怎么会轻易地让给你,明海汐,你行,中午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中午,四人又像从前一样在一起吃饭,当然,每次都是由最有钱的佳哲付款。
  饭桌上,如雪装作不小心扭伤了脚,海汐放下自己的包去看如雪,如雪顺势扑在海汐身上,手臂打翻了海汐的包,包中的资料什么的掉落一地。和如雪商量好的佳哲对令哲说,你快扶住如雪,我去捡资料,趁着令哲扶起如雪的空,佳哲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把100万元的支票和资料放在饭桌上,令哲好奇的拿起那张一百万元的支票,如雪喊道,哥,你看资料里面还夹着一张纸,海汐顿时觉得如雪在暗算自己,急忙将资料收起来,却被佳哲粗暴的打伤手臂,佳哲操着大声刺耳的嗓音念道,明海汐,我给你100万元作为你成功接近令哲的酬劳,我们的计划正在实施,只要你继续使令哲爱上你,并娶你为妻,还有酬劳,以后你就是我们公司在高家公司的内线。署名一个神秘公司。令哲的脸都变了色,海汐急忙解释说,里面肯定有误会,令哲,你要相信我,事情的经过不是这样的,我根本不知道那100万元哪里来的,说不定是。
  如雪急忙打断海汐的话,够了,我早就看穿你了,虽然我和令哲青梅竹马,但我们从不信那个,我很支持令哲喜欢自己的人,去追求自己的幸福的,哪里想到啊,日久见人心,原来你就是这么对我哥的。佳哲也在一旁附和。
  海汐说,令哲,你一定要相信我,那100万元不是我的,我不知道。哼哼,如雪冷冷的笑道,你不知道,你这个贱人,我们可以去做指纹鉴定,看他上面有没有你的指纹,你不知道上面怎么有你的指纹的。说完如雪从令哲手里拿过那100万元的支票,在海汐面前晃了晃。
  海汐顿时明白了,这100万元是昨天如雪给的那一张,令哲对海汐说,我相信你,我们去做指纹鉴定,好还你个清白。
  海汐内心如翻江倒海般难过,自己选择的路自己就要得到报应。海汐无力的瘫痪在地上,凌乱的头发散落一地,看起来格外的使人心碎。
  海汐拿起包,踉踉跄跄的要走。令哲喊道,海汐,你告诉我这是真的吗?海汐扭过头,泪水流下来,和昨天晚上一样,让人看了心痛不已。海汐哀伤的说,我说不是,你信吗?海汐只想赶快抛开,她不想看见令哲的愤怒和说出分手的话来。
  令哲起身去追,如雪示意佳哲拦住令哲,如雪说哥,你让她走吧,她不值得你那样对她。佳哲和如雪拖着令哲去了卧室。走出房门,如雪对佳哲说,从现在起,一定不要让令哲出来。等我办完事给你打完电话再让他出来。佳哲挠挠头说哥一定要出来咋办?如雪拍了下佳哲的头说,你猪脑子哇,你就说我不放心你啊,哥哥,我怕你做傻事啊。笨死你了。坚持半天就好。佳哲忙笑着说,还是如雪姐姐聪明,我知道啦。
  如雪走出大学的门口,拿出手机喊自己的私人助手,喂,小赫啊,帮我把那个女的从图书馆推下去,我知道她经常去图书馆,你小心点,别把她推死,你记得打电话把她送进我的贵族医院病房,除了我不要让医生之外的其他人进入。说完,如雪高兴的合上手机,去吃棒冰去了。
  伴随着救护车的声音,海汐被救护车拉走了。如雪高兴地说,大功告成,就差最后一步了。如雪高兴地跑到佳哲那里,哥怎么养了。佳哲说,哥一直在敲门呢。如雪小声对佳哲说,事成之后你的各种游戏礼包,绝版的,还有游戏礼券都由我包了。佳哲高兴地说谢谢啦我的好姐姐
  。如雪说,多大点事啊。如雪心里暗喜道,幸好这个傻瓜喜欢玩游戏,他父母不让他玩,我家开游戏总代理公司,正好能把他支配的服服帖帖。
  林家是各种游戏的总代理公司,而高家是当时最大的浏览器搜索引擎公司,他们的联婚是有目的的,是为了在以后的挑战中,能立于不败之地。使他们两家在日益减少的市场占有量上扩宽。两家联婚,一来门当户对,而来互相帮助。一石二鸟,何乐而不为呢。但是联婚的事情是在如雪的18岁成人礼上才知道的,自己要嫁给的不是令哲,而是佳哲。如雪心里想,小佳哲,姐对不起你了,谁让你晚一年才知道事情的真相呢。别管姐姐狠,千不该万不该,你是他们的嫡长子。
  如雪把令哲从房间里放出来,挤出几滴泪说,刚刚海汐姐姐想不开跳楼了,你快去看看吧,什么误会不误会的,人命最重要啊。令哲和如雪佳哲连忙赶往医院。路上,如雪说我一听说姐姐跳楼,连忙把我的私人医生喊来了,现在海汐姐姐一定在我的贵族病床上躺着呢,听说只是手受伤了。令哲难过的点点头,说不出一句话来。
  走到贵族房间的门口,如雪对令哲说,哥,姐姐病情不稳定,见到你万一再不肯原谅你怎么办。佳哲也按照如雪提前交给的话说,哥,她都不要你了,你还要她干啥,她就是不小心失足摔下去的,这叫报应。如雪唱红脸说,哥,我和佳哲先去看看,说好了你再去、令哲想了想费力地低下头,喉咙里艰难的发出一声嗯。谁也没有看见有两滴泪水掉落在了地板上。令哲,自从父母去世以后就很要强,从来没有哭过,一个人去上学,一个人去打工,一个人去挨骂,一个人去面对一切,不管自己可以面对的还是自己不可以面对的,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
  如雪带着佳哲进入海汐的病房。佳哲走到海汐旁边,对海汐说,海汐姐姐,我对不起你,那张支票是没有你的指纹的,我该死,害的你去跳楼,都是我该死。海汐正想自己是怎么到医院来的,又是怎么跳下楼的,但是想不起来了,好像好像有一双手,把她推下去。但是好像又没有。她正头痛着,如雪和佳哲来了。
  海汐说,没事,我可以面对的,如雪拍手说,好啦,大家都和平共处了。姐姐,咱们一起喝杯茶。海汐望着天花板想,要是我们真能和平就好了。说完,接过如雪的茶,喝了一口。佳哲也拿过一杯茶喝了一口。突然,海汐感觉不对劲,但是很快就失去了意识。失去意识前,他想,我要是能见到令哲就好了,令哲你在哪里,我相信你已经知道了真相,你在哪里,我好想见到你。我恐怕是不行了。如雪看到佳哲和海汐没了气,便安排下一步计划。
  如雪将手中的茶杯摔碎,跑出病房,一边跑一边喊,不好啦,海汐杀人啦,快来人啊,救救我啊。在门口的令哲连忙冲进去,发现了躺在床上的海汐和倒在一旁的弟弟佳哲。令哲抱着海汐的尸体,海汐,你知道吗,我和你仅仅是一墙之隔,我却没能见到你,对你道歉,海汐,如果你能活下来,我一定会带你带你远离这个地方,我们去一个安静的海边,每天看着潮起潮落。
  海汐佳哲经医生抢救无效死亡,令哲蹲在门外,一直不说话。如雪安慰她说,哥你想开点,以后的路还很长,我愿意和哥哥一起坚持下去。令哲难过,一句话也没说。经过法医鉴定,海汐和佳哲死于氢氰酸中毒,而氢氰酸是剧毒,7秒内就可以要人命,而当时病房里的摄像头又恰好坏了,根据警方的调查,认为是海汐杀人,因为海汐学的是化学系,研究这种药剂很长时间了。而且,海汐和佳哲有矛盾,很有可能杀死佳哲。这桩事情就这么结局了。
  消息传到乡下,海汐的母亲上吊自尽,父亲也疯了,一夜之间,一个美好的家庭就这么破灭了。毕竟,海汐使他们一家人的希望,是她的父母活下去的动力,海汐死了,这个家也就散了。
  消息传到高家,高家的父亲本来就卧病在床,被这件事情打击,不久,撒手人寰。母亲不能撑起高家的家业,于是联婚之事在所难免。
  令哲从那件事情后一直没有说过话。林家老先生的想法是让女儿嫁给令哲,然后撑起两家大业,至于丈夫嘛,只是个摆设而已。高家夫人被情势所逼,又不想把辛辛苦苦的家业毁于一旦,于是只好委身求全。高家夫人自从令哲娶妻之后,一直抑郁寡欢,不久也离开人世。
  结婚后,如雪好像变成熟了。日子久了,她从未想到过离婚,只要能陪在他身边,此生又有何求。两家的家业发展的很快。但是对于如雪来说又有什么用,如果丈夫不能恢复神智,一切只是徒劳。如雪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是望夫石,一直在苦等着丈夫。她是个贤妻,她更想当一个良母,她希望能相夫教子,过普通的人的生活,她只要令哲,其他什么都不在乎。只是苦等着丈夫有一天能够重新开口说话。苦等着自己能和丈夫在夕阳的余晖下互相搀扶着,一直到老。
  直到有一天,令哲开口说话。令哲在如雪面前拿出一张内存卡,开口说,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如雪呆呆的看着内存卡,发现记载的是佳哲的日记,最后一页是如雪明天要铲除海汐而去医院,我的游戏礼包点券就能到手啦,呜拉拉~、。令哲说,佳哲一直以为你要嫁给我,而不是他,那是因为他还没有18岁,18岁的时候才会告诉他,所以你就利用了他,来达到你自己的目的。
  林如雪无力的瘫倒在沙发上,这一切她早想到了,但也只是在梦中,她一直以为佳哲这么傻瓜,一定没有她的证据,可是,她算错了。令哲开口说话的喜悦还没有w 涌上心头,就已经被无限的感叹,纠结,忧愁所代替。头上的白发仿佛又多了几根。如雪端坐着,我们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吗,你知道吗,令哲,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知道错了,但是我们还有我们的路要走,我们过正常人的生活吧。
  令哲冷冷的说道,怎么可能,这些年来,我一直一直在追海汐死的线索,我不相信,她这么好的人,死的竟会如此悲惨。你要为你的债偿还。
  如雪端坐着,偿还,我为你付出那么多还不够吗,我杀人不也是为了你吗?我就希望能得到你的爱,为什么你连看我一眼都不想看。我不要和你只是做朋友,我要和你做爱人。
  令哲说,这只是你自己的想法,你和你的父亲一样,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心狠手辣,当年你父亲就是这么整死我父母的吧,这些年来,我和你做朋友,只是为了探求我父母死亡的真相,哈,我终于知道了,是你的好父亲把我的父母杀死了。
  如雪完全呆了,她不知道。也许,爱到了极点就是愤怒了吧。
  如雪完全的愤怒了,令,难道你要抓我么,你可要明白,现在我是这个家业的代理人,我管理这么庞大的家业,没有人敢动一下我的手指头,我可以动用我的钱和人脉完全把这件事压下去,你不要和我斗了。
  如雪又转为祈求的语气,令,求求你,我们过正常人的生活吧,我好累,你知道吗?
  令哲瞪着如雪说,你这一切想要的就是家业吗如雪的心里很难受,她不曾想过自己在令哲的心里竟是如此的浅薄粗鄙。傻小子,为了你我不惜一切去杀人,为了你我一个人撑着这份家业用血来维持,为了你我无怨无悔,我一直在等你,可我得到的是什么,高令哲,我林如雪喜欢的是你啊。你恨我就恨我吧,我不希望你的后半生会后悔杀掉我,反正不能得到你的爱,我也不想再活下去了。林如雪转为愤怒的语气,对,我就是想要,你能怎么办。我就是为了钱,林如雪咆哮道,我就是喜欢钱,我就是看上钱了,你能怎么办,你抓不住我,我可以让你现在扫地出门。令哲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摔在地上,锁住了房间的门,跑了。如雪躺在床上,艰难的呼吸着含有氢氰酸的空气,她的眼角里流下好多的泪,这个女人苦等了令哲40年,40岁的时候,她死了。带着强烈的不甘心,死了。她的白发已经很多,韶华不再,早已不是那个天真的小雪,而早已是风烛残年的老妇人了。
  令哲来到22年年的那个清凉的公园,就在那个水池旁边,他和海汐在一起拥抱,如果海汐还活着,或许令哲还会在这里和他一起回味他们的青春,他们的爱情,那些美好的时光。
  海汐,我好喜欢你,我已经都明白了,我好恨自己为什么不能保护你。
  海汐,我真傻,你那么难过的神情我竟然没有看出来。
  海汐,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怀疑你,我应该百分之百信任你。
  海汐,你走的那天我应该抓住你的手。
  海汐,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会不惜一切,去追随你。
  海汐,水池的水珠依然喷的好高,好漂亮,您能看见吗?
  海汐,对不起,这些你我一直没有看过你。
  海汐,对不起,我让你等了我22年,你现在应该就在我旁边轻轻的问着我的唇的吧
  海汐,对不起,我来找你了。......................................................

分类:伤感美文 | 人气: | 时间:2016-03-20 22:34:23 | 发布:美文
本文地址:http://www.666n.com/shangganmeiwen/2777.html
本文标题:沉睡的魅影

最新美文 热门美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666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文摘抄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