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为我做主(一)

媳妇从外面读书回来了,我带着儿子去接她,一见面,孩子就跑上去抱住妈妈,此时的我已经激动得忘了自己还傻傻站在那一动不动,媳妇也完全没有注意到我,很用心的抱着孩子从左边脸亲到右边脸。

那一幕,真美。我看到了一个女人的爱,有可能超过对伴侣的爱。这才是母亲呀,才是一个爱家的女人。

 

媳妇手里一边抱着孩子,一边拖着行李,从我面前经过,我才突然醒过来,一把抓住媳妇的手,从她手里的行李接过来,媳妇用深情的眼睛看着我,给了我一个舌吻。

 

我蹦蹦跳跳的跟在媳妇后面,她一直在跟儿子讲话,儿子特别兴奋,在妈妈怀里乱跳。

 

我媳妇是学体育专业的,经常跟我一起爬山,偶尔也跟我打打球,她力气不下我,有时吵架,我都不敢碰她,力气在我之上,看着就发抖。对媳妇,我是百依百顺的好丈夫,大家都觉得我跟山东男人很像,经常被朋友调侃:“你是孔子转世?还是从山东跑来我们这投胎?还是你们祖宗是山东的 ?”

 

我只有硬着头皮陪笑,有时候我也会插上几句:“别那么说山东男人,有人也打女人,也欺负女人,哪是全部的山东男人都怕老婆,都让老婆?”

 

我媳妇不是我们本地,是外地嫁到我们这边,刚开始她挺不适应,都是因为我。
 

 幸福,为我做主(一)

 

我们这边的生活环境、居住环境、劳动,都是最原始的那种,很多写生的年轻人都跑到我们这边来,那时我刚好有三间房子空着,没人住,我就把那三间租出去给这群年轻人,虽然我不收很多的租金,但是一个月总要几十块服务费吧?

 

我们这个地方被炒出来,然后上了电视,是一位很有名的青年画家,来我们这里写生,回去带着几幅作品,还到世界去展。很多人去采访,最后中央一台都报道他,我们村也就这样被炒红了。

 

有次来了三个中央美术院的学生,两个女,一个男,那男的长得很黑,也很瘦,至少比我黑,比我瘦。我就把我那三间租给他们,画家是要绝对的安静,那时我们村除了鸡犬的叫声,就只有鸟儿的叫声和河水的流水声,特别安静,特别适合思考和做一些安静的事。

 

我房子的顶楼是露顶,他们三个就在上面看,在上面画,我偶尔也会给送一些茶过去。我们这边的茶不是大家熟知的那个茶,而是用茶油把茶叶炒爆,冒烟,然后放水,接着就可以吃了,我们这边是吃茶,不是喝茶,茶我们是用来吃的。

 

我们这个地方,基本上每天都吃茶,甚至一天有些人都不吃饭,直接把饭放进碗里,倒上茶水,给弄点爆米花,一碗美味的油茶就香喷喷的出来了。

 

我不太喜欢吃,也是偶尔吃,但有些人,一年三百多天,天天吃油茶。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茶油有着跟橄榄油媲美的能力,甚至更胜橄榄油一筹。真有那么回事?我只是道听途说。反正我们就从小吃到大,我们都吃了几百年,专家还说:“可以减肥,营养特别高。”

 

反正小时候大家都拿着茶油洗头,每个80后往前的女子都用茶油洗过头,那头发真的黑,比我们染的黑发更黑,更亮,也就是黑得发亮。

 

我以前有个按摩老师也带着茶油在身上,每一个月都要擦一下,就喊我们帮他推油,用的就是我们家里的茶油。因为他皮肤不是很光滑,茶油可以修护,给皮肤营养,一个月推一次,皮肤就会很光滑、细嫩、柔软。

 

我媳妇也是看上我们的茶油,几乎每天都要我给他们做一碗油茶。那时候很傻,就真的给他们做了,也不求回报,他们给钱还不要。

 

我每天还要做饭给他们吃,也不收钱,我不就喜欢弹吉他吗,他们就每天叫上我陪他们上山去写生,而且很早,每天都在4~5点就上山,还要我给他们弹吉他,等天微亮就叫我停下来,然后把钱扔我前面。

 

他们知道我不会收他们的饭钱,但是他们用这种方式把钱给我,我也没有觉得不适,就真的收下了。

 

小娟,是他们三个人当中,比较内敛的一个人,但她喜欢独处,经常在家门口院子里发呆,刚好,我也是这样一个人,她熟悉我后,就经常跟我聊天,偶尔我在院子里看书,她就跑上来坐我旁边,直到我把书合上或读完,才在旁边轻轻的跟我打招呼。

 

有时她在思考,看书,我也会这样做,就在她旁边等着她结束思考或看书,才打招呼。

 

时间久了,我们变成了好朋友,变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她对我开始放心,我也觉得这姑娘不错,值得做朋友,毕竟人家是城里人,大学生,说不定有好处他们不会忘记咱,所以我也特别的用心。

 

其实她也是农村走出来的,她特别了解我,包括我的一举一动,她都能识破。不是有歪想法,而是我想做什么,想给他们惊喜之类的,她都能看穿。

 

有次她要我陪她到河边玩,我们还带上渔网,还在河边挖水蜈蚣,水蜈蚣炒起来很香,很好吃。刚开始她不会游泳, 我就潜到河底找一些岸上没有的东西。她特别兴奋,也特别喜欢。慢慢的她也喜欢游泳,但是不会,每次都在河边犹豫又犹豫,水没过膝盖,就不敢往前走了。

 

最后我只好教她游泳,感觉教人游泳太吃力了,真累呀,脚下的石头在摆脱我的踩踏,一滑一滑,很痛。水到腰部,她就开始害怕,把我往下摁,直接抱住我的脖子,整个人都缩上来,俩个人一倒,哗一声,她咳嗽着,被呛到了,吞了一口水。

 

她并没有放弃,一直都要学,而且一定要学会游泳。这是她给我下的命令,我也只好从了,再加上夏天有没什么农活。

 

三个月后,他们走了,什么都没留下,只给我留了几幅不满意的画,那些满意的都被他们带走了,房间的墙上到处都是画画,我觉得太凌乱了,就提着水去擦,发现擦不掉,我也没办法,就放那了。

 

第二年,又一群年轻人来,我不好意思租出去,里面太乱了。有一个老头子也来,他没有地方住,就硬要我租一间给他,按照三倍的租金给我,我还是不敢接受,最后还是被他租下来了。

 

他不出门,整天都在屋子里,第十天找上我,问我那个房间墙上的画是谁给画的?

 

我很紧张,连忙摆手:“我不知道怎么擦掉,我试着用水擦过,但是擦不掉,我想办法用东西给您遮上。”

 

那老头笑着说:“不用,我就是看上这幅画,我想要问问到底是谁,这么有想象力。”

 

我说:“您就别在折磨我了,要不这样,我把租金退给您,您去找其它地方吧,我这三间都有凌乱的画。”

 

他很诧异的看着我:“三间?都这样吗?那你得带我看看,我真的喜欢这些,我就是为这些而来的,请你一定要带我参观。”

 

只好答应了,就挨着带他看了一遍,最后我直接把门开着,但是他又把门关起来了,我就拿钥匙给他自己看。

 

因为他说:“你们这里的气候湿润,不要开门,会有酸、碱性的水蒸气把这画蚀掉。”

 

最后看上小娟那个房间的墙画,还问我关于这个人的信息,这个人的性格、爱好......我们聊了很多,第二个月他就走了。

 

到第三个月,他给我打电话,很激动的告诉我,找到那个画家了,而且还要我保护好那个房间的画,任何人都不能租,要封好,我信了。

 

第二年,我正在浇花,小娟打电话给我,一个陌生号码,我犹豫很久,还是接了:“喂?”

 

“贾暔,是我,小娟。谢谢你,那个画家找到了我,然后我就给他们画墙画,今天刚结束,他告诉我是你把我的资料、地址告诉他的,谢谢你。”

 

我说:“没什么,他只是想找一个画家,一个优秀的画家,刚好看上你的画,我就告诉了他。”

 

“谢谢你,先说这么多,我等会还要参加活动,还要去办理手续,就这样了,谢谢你,我想你。”

 

我把电话挂掉,放下电话,继续干我的活。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那老头,我想,又要干嘛?我把人家所有知道的信息已给你,还要干嘛?

 

“谢谢你,给我们找到这么优秀,有个性的画家。”

 

我很不以为然的说:“没什么,只是您硬要,我是被你感动才给您的,别多想了。”

 

我想,我还以为要怎么报答我呢,没想到尽然这样对我,早知道我就不告诉你了。

 

“你看不懂那幅画吧?我告诉你吧。”

 

我想。又给我卖关子了,炫耀?还是侮辱?

 

“其实那幅画是一个女子对男子的思念,寓意是永远都忘不掉,已经住进女子的内心里,骨子里,是抹不掉的。”

 

我想,这关我什么事?她思念她的情人,何况我又没有爱过她,也许偶尔会有冲动的时候,但是我知道我们不可能的。

 

“我们准备明天搞活动,庆祝,但是小娟突然离开了,她说要去找一个人,那个深深挂念的人。”

 

我一听,觉得尽瞎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要我打电话给她,叫她先参加活动?我才不做。

 

“好了,就这样,你会明白的,时间会给你答案。”

 

我说:“好的谢谢,不过我很不敢兴趣。”

 

第二天,我收到一条信息:“我来了,等着我,贾暔,给我准备我最爱吃的油茶。”

 

当时我愣了,这是谁呀?怎么是一个陌生号码?没有备注,我也不太在意。

 

下午我从山上回来,看到院子里坐着一个有些消瘦的女生,我上前去打招呼,她背对着我,正在看着书。

 

我说:“姑娘,我们这没有房子出租,您是来写生的吗?还是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地方?”

 

只见她扭过头,对我微笑,然后眼泪就匆忙的跑出来了,紧紧的抱住我,我们在那深拥很久,要是我心跳准确,我相信不少于半小时,俩个人都站麻了。

 

冬天我们就结婚了,我用马车推着媳妇,在很多人眼里,这叫个性婚车,不过我们那时是真买不起车子,全村人都没有一辆车子,仅有三辆拖拉机,我总不能请人家用拖拉机载媳妇回家吧?整个寨子热闹了起来,我还跟亲戚借的钱结婚,跟我爹借两千。

 

婚后,我给媳妇的第一件礼物是单车,我拿着三百块钱去买辆单车,作为礼物送给媳妇,其实是我一直在骑,我经常载着媳妇去田野里玩,去河边玩。

 

一年后,我们就有了孩子,一个胖胖的孩子,一点都不像我们,我们长得多难看呀,连孩子都不敢像我们。

 

有了孩子,我们经常吵架,很多原因是我不会赚钱,靠媳妇那点钱我们都花得差不多了。我的房子也不租了,留给自己放东西。媳妇总是嫌弃我不赚钱,她也整天在家里,俩个人整天闲得蛋疼,大眼瞪小眼。

 

直到去年,她借给我钱,叫我去拉萨逛一圈,我才去的。在拉萨认识很多朋友,都是做圈子,做大生意的人,我也跟着他们一起做,我出力,他们投资。

 

现在主要给他们收一些茶油,收一些草药,我们这边草药很多,很多人在家没事做就经常上山采药,再拿给我卖掉,我主要拿一点奖金,提成,我都是按照原价给大家收购过来的。

 

如今比较忙,家里的车好久都没开了,偶尔媳妇出去学习,就是接接她,送送她,越野车也被放着,没时间出去越野了。

 

儿子今年才上的幼儿园,在班上也很受欢迎,主要是他性格比较开朗,我们都不约束孩子,他喜欢干啥就干啥,我们不干涉。

 

一般送货我都是开着捷达给送货收货,轿车不适合,越野更不适合,越野能爬的坡,皮卡一样能胜任,而且就我们这边的山路,还绰绰有余。

 

媳妇不喜欢皮卡,太响了,又颠。我觉得还不错,下雨天可以开着去田野里、泥巴里狂奔,太刺激了。

 

媳妇对我不满,我又不敢惹她,只好在文章里黑她,夸大她的缺点。

 

如今我也不想这样报复媳妇了,感觉没意思,之前主要是我不知道她身上的优点,总是给她挑刺,用监制的眼光去看她,如今我喜欢用欣赏的眼光去看她。

 

发掘她身上的优点,信任她,给她勇气和希望。经常赞美她,不是嘲笑,而是发自内心的赞美,我是真心的赞美她,只要我是真心的,她能感觉到。

  • 分类:情感美文 | 人气: | 时间:2016-12-21 22:32:25 | 发布:美文
    本文地址:http://www.666n.com/qingganmeiwen/4964.html
    本文标题:幸福,为我做主(一)
    下一篇:青春不倾城

    本站为你推荐的美文:

    你可能感兴趣的美文:

    最新美文 热门美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666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文摘抄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