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一定要比我幸福

闹夜的天空绽放着烟火,我轻掩那抹灿若牡丹的艳红,望着烟花一朵朵盛开、一朵朵落下,犹如我与意凉的缘起缘灭。
心底泛起丝丝凉意,依然笑得云淡风清。

{壹}
灰黯的天,终是下起了绵雨。
从书庄走出,撑开油纸伞,缓慢地走着。
旁边一辆马车急驰而过,青石板发出沉闷的声响,溅起一滩水,在素白旗袍上流下肮脏的痕迹。
我抽出手绢,急于抹去污痕,却掉落了书。正要曲膝拾起,眼前一抹青影已拣起书,递到小腹前。
小姐。他淡然一笑,极为文雅。
我接过书,同样一笑,谢谢。
我曾在书庄与他碰过几面,想想,也是半年前的事了。今日如此巧遇,竟有些惊喜。
他瞥见旗袍上显眼的污痕,说,小姐,不如到我家茶庄避避,待雨过天情,再归去也不迟。

{贰}
他给我沏一杯普洱,缓缓坐下。我看得有些出神。他是一个眉目清秀的男子,又不失沉稳大方。
尔后,他逐渐谈起我的书,谈起茶,再谈起自己。给我一种淡淡的感觉,若一抹茶香。我不知道,他为何愿意信任一个陌生的女子。
他说,他叫许意凉,以经营祖上传下的扶摇茶庄为生。当年,不愿追随父亲到处奔波,做一个商人,让哥哥继承父业。他,只要了一间宅,一茶庄。
雨停后,我留下油纸伞作回报,起身离开。
小姐。他跟上我,把伞递到我身子右侧,说,小姐,我不缺,你留着。
我回头,云淡风清地笑了笑,公子,我叫沈慕。继而,踏着青石板离去。

{参}
后来,我们愈为熟悉,从停云书庄,到扶摇茶庄,都是羡煞旁人的回忆。
终于,他无意间问起我的身世。我轻描淡写地带过,我在书香世家中长大罢了。
他没有问下去。
自此之后,我时常莫名地恐慌。只能把所有的恐惧压制在笑容的背后。  这幸福来得太轻易。那些人,终究会来。只是先前的我,没有后顾之忧。现在的我,害怕失去。
意凉,那样温婉如水的男子,又怎会想到,他一身素色旗袍、宛若青花瓷的良人,竟是如此。
我不会让他知道,是不忍心,亦是害怕。况且,只要解决最后一个,我便可以获得安心的自由。

{肆}
午后,我和他一如继往,面对面坐着,看书、品茶。
合上书,发现他淡淡地看着我。我莞尔一笑,怎了。
他正要开口,一位锦色衣装的女子,步入茶庄的门槛,后跟着两个丫鬟。锦衣女子柔和地微笑着,看了看意凉,目光稍作停留。遇到我时,一愣,又不着痕迹地移开。
穆小姐。意凉轻唤。他转身向我,慕儿,她是穆家小姐,小姐的父亲与我父亲同为商人。
穆小姐点头示意,笑得很清雅,与世无争般的美。不像我,如此带着恨意生活。
待他们安置好穆小姐,暮色已四合。我留下一张纸条,只有简单几字,悄然离去。

{伍}
离开意凉,不觉中已一年有余。
终于让我寻到了宋锦这人。想起半年后与意凉的相见,不觉浅笑。就算没有命令,我亦会除去你。你给予的一切,叫我如何不奉还?
我用剩余的银票购买了些脂粉及雍华的衣物,令自己无比妖娆,若一位青楼女子。
那夜,戏台下,风情万种的我,任宋锦挑逗轻薄,依然笑得妩媚。他搂着我的腰,用食指提起我的下巴,哈哈,这女人,的确有几分姿色。让大爷我…
当晚,我被烂醉的宋锦拥上床。趁他解衣之际,拔出藏在袖中的匕首。不料他瞬间酒醒,大呼刺客。
我失算了。两个持枪大汉猛地推开门,发着寒光的黑色枪口对着我的左胸,犹如无尽的深渊。
匕首从冰凉的手中滑落,清脆的一声,从耳朵疼入了心里。我犯了这一生中最大的错误。

{陆}
对不起。我看着意凉,把痛得入骨的躯体倚在墙上。
穆小姐站在意凉一旁,着淡粉色旗袍,纤尘不染,嘴角扬起幸福的笑意。如此知足的女子,叫人如何不喜欢。
意凉轻声道,你这是何苦呢。
我无以作答。
我原是死罪,是穆小姐的父亲送了一批价值连城的古董给他,那对古董如痴如狂的宋锦,才换回我半条人命。我亏欠了穆小姐太多。
恍惚间,我道出心中的话,你们才该是一对。
意凉凝视我曾被仇恨淹没的双眸,慕儿,回家。
意凉把我扶进家门。
慕儿,自你我相识,我是明白的。你很深,像一口枯涸的古井。如今,风波已了,何不就此罢手,随我归去,过安逸的生活。宋家,也不敢再追究。意凉说罢,便退出门外。
我抑制着内心翻涌的渴望,笑了笑,说,穆小姐,她是爱你的。
她只是朋友。他解释道。
晚安。我怕我忍不住落泪,只好硬生生地下一道逐客令。意凉,我是没有回头路了。而你,和穆小姐,还有未来。

{柒}
届时,已是立春。我散步归去的途中,却看见几个宋锦的手下,到处向街边的路人寻问。果然,宋锦是个奸猾谨慎的人,难怪他得以苟存至今日。
深夜,对面的院子燃起大火,把天烧得通红。浓厚的烟尘弥漫在身旁,我藏在一棵榕树后的阴影里,还是不住地落泪。
记得意凉曾对我说,前尘抵不过身后事。可,我终究太自私,在前尘与后事中,还是选择了前尘。或者,我根本无从选择。
我眼睁睁地看着宅子被火吞噬,一夜无眠。
天色泛白,意凉立在残垣断壁间,那样苍凉。他倚着烧焦的断柳缓缓坐下,颤抖,哽咽,泣不成声。

{捌}
风撒落了一地泛黄的枯叶,远处传来阵阵喜庆的鞭炮声。我望向窗外,转眼间,已夏末秋初。
闭上眼,仿佛听见报喜人高声说,今夜,许家二公子许意凉与穆家小姐穆欣妍共结连理。
蓦地,心空空地抽搐了一下。待我挣开双眸,这个世界,已是模糊不清。微凉的风吹来,掀起额前的发丝,我瑟缩在自己的怀里。
意凉,你比我幸福,此生足矣。

{玖}

除夕之夜,如此喧嚣,我只身一人在人群中走过,突然想起六月未见的意凉。
混迹在戏台下,等待着时机。今晚,无论成功与否,都将是一个了结。
宋锦穿得大红大紫,旁边的两位姨太,抹得姹紫嫣红的脸满是妖艳的笑意。不知那晚的我,是否如此般令人厌恶。
终于,宋锦起身,走到偏僻的一方。我冷冷一笑,紧随在后。待他转身之际,我握紧刀柄,在瞬间把涂满剧毒的匕首刺入他腹中。昏黄的灯光下,我含笑看着他布满皱纹的脸,刹那之中,由惊愕、至畏惧、到憎恨的扭曲。
蓦然,伴着两声巨响,小腹穿透的疼,在雪白的旗袍上绽开两朵血色牡丹。胸口起伏着,我睁大的双眸,最后一次溢满悲伤。
宋锦已无力地向戏台跑去,奢望可以抓住生命的最后一根稻草。二十年前,他灭我沈家时,就应该料到,会有今日的下场。到最后,我们都只是权利之争的牺牲品。
我疲倦地顺着树干滑下。当泪水流过脸颊时,我知道,我还是后悔了。原来,意凉拾起书本的那一刻,竟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意凉,我想,我是回不去了。

{拾}
闹夜的天空闪烁着烟火,我轻掩那抹灿若牡丹的艳红,望着烟花一朵朵盛开、一朵朵落下,犹如我与意凉的缘起缘灭。
六个月前,我已永远成为你的故人。今夜除夕,你将永远成为我的故人。
意凉,我真的好想,在扶摇庄中,小轩窗下,与你久久对视,让你为我送别,轻轻地哼一首 故人歌。

分类:情感美文 | 人气: | 时间:2015-11-20 14:12:35 | 发布:美文
本文地址:http://www.666n.com/qingganmeiwen/1185.html
本文标题:请你一定要比我幸福

最新美文 热门美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666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文摘抄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