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是否能如想象美好

            

      



文/关于

图/来自网络



手上的针管笔停顿了下来,望上讲台,老师好像在孤芳自赏的讲着课,粉笔时重时轻的和黑板做着碰撞。投影仪顺风摇晃了一下,一道黑影迅速又缓慢的在投影的白布上划了过去。身边的同学,以一种放任自己的方式,玩闹着,遮盖着自己被渲染的不安,不可以安静,不可以思考,不可以停下的麻木的玩闹着。

            

在我看来玩闹的同学就像《告白》里的学生们,当森口老师渡步在吵闹的课室时,说知道谁是杀死自己女儿的凶手的时候,那个吵闹的课室只给了她短暂的几秒安静,然后无可抑制的更加吵闹。在我看来《告白》里的吵闹,十分之五是不安,十分之四是好奇,十分之一是恐惧。而我就是《告白》里自以为是的班长或者是两个最后都疯了的凶手中的一个。我是这么自以为是的认为的。

             

窗外,时不时响起快门声,毕业了,他们的笑声那么的肆意又那么的压抑,一个无聊的笑话,曾经习惯了面无表情的都在哈哈哈的笑,像是在给自己加油打气。

            

下课铃声响起,暂停在半空中的浮尘,都在涌动,课室的门口,挤出了一个个急不可耐的面庞,浮尘在这之间,被碰撞,搅乱了一池的安详。等班上的人走得差不多了,我才不慌不忙地收拾上东西。校门口还在拍着毕业照,这毕业照好像怎么拍都拍不完,他们好像怎么笑都笑不够,前一秒被他们抱得紧紧的花束,和他们一同被强留在由无数个蓝红绿小色格构成的小屏幕间后,就被无情的扔进垃圾桶。绽放着它们最美时刻的花朵,从垃圾桶冒出它的头,妄想着仍有人愿意欣赏,却等来了更多的它的伙伴,远远就可以看到这几天守在门口卖花的商贩们数着他们手上的钞票和一旁的人谈笑风生。门里门外倒是诡异的一片欢乐。我从一簇簇穿黑袍戴方帽间穿过,尽量不和他们的不安迎面相撞。我要去办公室让老师看看我准备参加‘未来杯’大学生室内设计比赛的设计手绘效果图,如果能拿到一个名次,我就可以直接拿到三级室内设计师不用再考了。这几天都在想怎么画,也是刚刚上课的时候才敢下笔将它画完。

           

老师坐着一张一张的翻看着我的效果图,不语的在我的设计说明间画着红色的横线,时不时的画出一个流畅的曲线,指出标引。我站在他的一旁,张望着办公室。办公室里空空荡荡,隔开的方格间少有几个在埋首工作,不过倒是每个人的桌上都插着那么一两朵花,不安的他们还记得给老师送花?我正望着老师桌上插着的花时,正巧老师目光离开了我的画稿,顺着我的眼光看了过去,一脸了然的说:“那是我们看被丢了可惜,捡回来的”。

           

许多默默付出的老师,都会因为学生从某个个别的老师那感觉不满后,全部一概而论。不过老师和学生,似乎只有幼儿园才能其乐融融点吧?不对!现在的社会,好像幼儿园也不行。老师和学生,大概是千古对立着的。

           

“老师你再等等,等我毕业了给你送一束大的,羡慕羡慕其他老师!”,谁知道我以后会不会送呢!

              

老师笑了笑,拍了拍我的手臂,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可能他遇到过许多像我这样说的学生了吧?!

           

“阿于,我看你这次的效果图,想法是挺好的,线条还是很流畅。但是我认为你在这个前提下加点元素会更好,这次比赛以表现大学生的青春、朝气为主题,按照你以往上色的习惯、风格,就老道成熟了点,不适合。”

             

“那老师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改”

“你这次正好还没上色,拿着去每份复印两张,以免上不好又要重新画过。参考一下安迪·沃霍尔的波普艺术风格上色试试,上好了再拿来给我看看吧!”

“好,我回去试试”,将画稿拿好后,本想立马告辞的,老师却站了起身,说:“一起走吧!”

              

拘谨的随着老师挪步,以为一路相对无话就走过去了。

              

正走向还在拍着毕业照的他们时,老师,说:“又送走了一批,一年一批,来的来,走的走,里面有几个出去做回在学校学的专业的。”

             

 我愣了两步,老师回头,说:“阿于,你是有这方面的天分的,不要埋没了啊!”语气间掺假着对某人某事或是某个时候的可惜。

             

"你就算不是做室内设计,做设计方面也是不错的."

              

而后一路无话。

              

谁没有想过自己未来画面?是和别人在灯火迷霓的地方交碰酒杯;是和别人握手时从对方的眼里互相猜忌的寒暄着;是在自己华丽而温馨的家里拥抱爱人看最美的风景;是站在某个自己向往的职位上发光发热;是自己的尽心尽力得到认可的颁奖;是自己的付出得到等量的收获……

              

怎么会没想过呢?怎么会没想过自己会做什么呢?室内设计师、平面设计师、语文老师、英语老师、作家、咖啡店的老板,这么多,却还是怕这里没有一个是未来的我所做的。怎么会没想过自己假如可以像自己的偶像时,自己会是怎般模样呢?怎么会没想过自己在这个大千世界安静的开了一家温馨小店,刚可温饱的知足的模样呢?怎么可能没想过!

             

 我会在等红绿灯时想我未来会站在哪;我会在打饭排队的时候想我未来会出入什么场所;我会躺在宿舍的床上想我未来的住所应该是什么风格。当我越来越接近要踏入社会,快要和社会的黑白灰搅和在一块的时候,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喧嚣又怎样,不过是我思考我怎么在未来挣脱黑白灰,捞上来时不至于不是人形的背景乐。吵闹又怎样,只会勾起我思考这样虚度过光阴的自己是否可以将自己的未来过得如想象美好。

               

我的未来好像好遥远,我好像已经混迹他们间,身上好像已披好了黑袍戴好了黑方帽。我不与他们的不安碰撞,是因为我的不安早就在躁动,比他们还强烈许多……

本文作者:关于

汝之开悟,何其迟也

分类:美文摘抄 | 人气: | 时间:2018-08-15 00:14:58 | 发布:美文
本文地址:http://www.666n.com/meiwenzhaichao/5266.html
本文标题:未来,是否能如想象美好

最新美文 热门美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666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文摘抄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