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握在手里的流年,不知何时断了线

时光的蜻蜓已经翩然离去了,曾经的模样也消融于昨日的雨里,我站在屋檐下,紧握在手里的流年,不知何时断了线,只有远方那缕隔江的清烟,依旧,袅娜依依。

——题记

时光依旧无痕无迹,在梦与现实的间隙悄然过去,不带一丝伤感,有那么一丝怀念,有那么一丝牵挂,可惜沧桑却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还来不及细细倾述,缘已尽灭,或许,所有的事情缘起都只是一个偶然。

在尘世之中与我们擦肩而过,想要回转身来,抓住那份缘时,却发现它早已消了踪迹,其实,缘分这个东西,一如风,捉摸不透,在繁华之地,在荒凉之时,不期而至。

遇得见,是福分,遇不见的,是无缘,万事不可求,顺其自然,双手合什,能遇者,遇,仅此而已,安详淡然,或许才是最好的心态,过去错过的缘分,已经在流年里消散,过去遇见的人,也是消了模样,能够想起来的,也只是一个代表回忆的符号。

在烟雨中飘摇,最后或许连符号也渐渐消失,仅留下一片空白,一起走过的,一起笑过的,和花间灿烂的身影,全部被翻过的时间之册盖上,然后孤单地一个人上路,踽踽而行。

风中逝去的呢喃,遗落在荒芜的记忆之外,本不想再回头,只是每每想起,终究阑珊了我的心绪,指尖轻点湖面,涟漪与落下的枫叶,一起漾开波纹,一圈圈,向着四周扩散,犹如时光的年轮,转了一圈又一圈。

而我站在时光的围成的圈内,迷茫,困惑,因为过去,也因为现在,手中的流年已经断了线,与过去的联系早已消失,那些渐行渐远的风景,美丽得犹如一首诗歌,只是繁华后的空虚,还原不了过去,哪怕只是一个简单的微笑。

因果的必然,早已注定有些事要相忘于尘世之间,怅然也好,失望也罢,也是浮云已过清风远,触目难及,流年已断,过去彻底消失,未来白雾迷茫,现在难以把握。

或许,留给我的,是灯火阑珊时的一声轻叹,还有独登高楼的萧萧寒意,总是不免寂寥,不免孤独,徘徊在时光的边缘,看着他人匆匆过往,一眼望却,又有多少人在流连,只是过客罢了,挥袖作别,永年也好,感叹万千也好,不如相忘于尘世之间,再醉一次。

时光仍过,尘世不老。锦瑟弦弦,天涯仗剑,没了过往,是否就没了记忆的牵绊,是否就可以于斜阳迟暮之时,豪迈地说上一句残阳虽老心未老,还看骄阳破云霄,若如此,我倒愿真没了过往,比肩天涯,临立苍雪。

只是,牵绊依旧,何去何从,仍然四顾茫然,注定不同的命运轨迹,虽然早就知道,依然有些不愿面对,只是,浮生若梦,梦的变幻有欢有悲,只是却永远不能沉湎于欢而逃避悲,还是李白看的开,百代过客,万物逆旅,为欢几何。

是啊,为欢几何,倒不如就如此去面对,有酒醉今朝,及时行乐,未尝不可,总记得一句诗,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笛音已远,人已去,唯有江上的数座青峰,仍是亘古不变。

诗中的意境,如同一缕清烟,袅娜依依,浮生想必也是如此吧,浮生里面的分分合合,再见与不见,最终都只不过是一缕清烟,清烟依旧,烟火也是依旧,流年已断,浮生未歇,西风冷楼阙,笛声绕云烟。

还是就如此将就着过吧,相忘于尘世间,难留的恨怨与执着,应该烟消云散,相忘于尘世间,曾经的过去未知的将来,暂且搁置一旁,饮罢此酒,放下执着,搁置此笔,平复心绪,苍山负雪,浮生,未歇。

分类:爱情美文 | 人气: | 时间:2015-12-09 23:03:51 | 发布:美文
本文地址:http://www.666n.com/aiqingmeiwen/1622.html
本文标题:紧握在手里的流年,不知何时断了线

最新美文 热门美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666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文摘抄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17